第40章 再会游人
书名:忍界决斗场 作者:李四羊 本章字数:2822字 更新时间:2021/04/07 19:11:27

当清晨的第一缕朝阳升起,名超于荒野中遥遥望到一座忍者营地。

他放缓步伐向那边跑去,身前很快唰唰出现两名戴有草忍村护额的忍者,警戒道:“什么人?!”

名超举起手道:“是草花流的忍者大人吗?我是草忍村医疗下忍名超,游人副部长大人在吗?”

“下忍?”两忍者惊讶对视。

发生在前天夜里的叛乱中确实有不少医疗部忍者和科研部忍者从村子里逃脱,有的跟着游人,有的则从其它地方突围,陆陆续续地找了过来,和游人汇合。

但突围的最低也是特别上忍。

一个下忍?

“待在这里,别乱动。”两人一个盯死名超,一个向营地跑去。

名超老老实实原地等候。

从草忍村突围时,他以为短时间内不会再和游人打交道了,如果游人能一直活下去并赢了这场战争的话,或许未来名超大摇大摆回到草忍村时,才能与他再会。

没想到兜兜转转一圈,自己竟然又主动地找了过来。

他是从草忍村西南突围,草花流忍者则来自东北,本来是截然相反的两个方向,也不知道到底是何种缘分,两方竟然在东南团聚了。

草花流的这次几十公里奔袭真是让他猝不及防,但路上想想,他觉得自己到底是疏忽了一些东西!

原作中,游人没有名超提醒,可能死在了前夜的动乱中,但就真的一个医疗部科研部忍者都逃不出去了吗?只要有一个漏网之鱼,草花流就会提前得到消息,并打出昨天的那次合理偷袭,剧情中曾经提到过的偷袭,重创草忍村!

所以按照原著剧情的话,前天夜里草忍村发生动乱,产生伤员,导致白天被咬过的芳奈晚上不得不再去被咬,无所节制,损伤根本。

然后就是昨天草花流的偷袭,芳奈又一次带病上阵,被咬死。

香磷沦为新的血包。

为什么这么确定时间日期呢?

众所周知,创作者往往会有或大或小的恶趣味,比如自来也,就被岸本设置在11月11日生日。

在香磷生日的前一天傍晚,看到妈妈的尸体,七周岁以后完全在阴影中度过,这不是奠定香磷这个悲剧人物的最好隐性设定吗?

所以名超十分庆幸前天夜里毅然决然地将芳奈母女一起带离草忍村,让芳奈躲过了昨日的死劫!

所以芳奈积压的损伤没因为前夜的动乱加班爆发,却因为这一天一夜的奔波而激活,名超丝毫不敢大意。芳奈的这场高烧生病,恐怕是她死劫的延续!只有真正帮她调养过来,才算是改变了她的命运!

为此名超不怕冒一点小风险。

比如再给游人演一场戏。

远处,游人随通信去的草花流忍者瞬身而来,惊讶地打量名超。

名超激动道:“游人大人。”

游人微露笑意:“真的是你?好,很好!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自家人知自家事,如果不是名超前天晚上提出了一点小疑惑,他恐怕早就死在丘夜的暗算下了。

不能说感激救命之恩,但至少游人见到名超这忠实部下比一个上忍回到他身边还要让他欣喜。

他的态度让两名草花流忍者有些意外地悄悄对视,名超则似有顾忌地看了看他们,游人察觉到,很快大手一挥道:“跟我来。”

名超一路跟着他来到了他所驻的营帐里,途中接受了许多审视的目光。名超一直半低着头,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我只是个下忍。

“说吧。”游人坐下道。

“是。”名超说道:“前天夜里村中动乱,您的呼喊声传过来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知道坏事了。

我一个小小下忍,去您那里集结也帮不到什么,我一想,不如就顾好我自己的事。于是我直接去了芳奈家,联合九文上忍,趁乱将芳奈母女给从草忍村带了出来!”

“什么?!”游人豁然站起。

因为草花流只是昨日偷袭了草忍村一次,今日还未交锋,草忍村又不可能自己露底,至今游人还不知道芳奈母女不在草忍村的事。

“她们在哪?”游人激动中又有担心,“不会被抓回去了吧?”

“没,大人。”名超道:“我们确实遭到了追兵拦截,九文上忍主动将他们引走,我则带着芳奈母女狂奔了一天两夜,本来是想到北面找您的,没想到刚到路野城附近就听到了您这边的消息!”

游人瞬间面露狂喜。

他没有怀疑名超的说辞。

九文引走追兵合理,毕竟名超一个中忍实力的下忍引人没用。

名超的精神十分疲惫他也看出来了,只以为是逃亡的原因,没想到是整整两夜未睡?

“好,好!”他不住地拍打着名超肩膀,原来没有芳奈母女在了啊,所以说昨日的偷袭已经让丘夜和横田伤筋动骨了?

两个杂碎!等死吧!

激动几许,他又有些奇怪,蹙眉道:“为什么不把她们带来?你把她们安置在哪儿了?”

名超小心看了看左右,游人一怔,挥手道:“没人偷听。”

“大人,芳奈阿姨病了,高烧昏迷不醒。”名超说道。

病了……游人略一恍惚,他是最了解芳奈身体状况的,一天两夜的奔波后病倒,是正常的事。

“那你也应该把她带来。”他不渝道:“你是个聪明人,不会现在还在记挂着我给你的任务吧?芳奈病了,可以直接让她女儿香磷工作了,配合草花流,干掉丘夜和横田那两个杂碎才是最重要的事!”

名超面不改色道:“本来是这样的,但我突然有一些小想法,如果说得冒昧的话,请大人恕罪。”

游人轻嗯:“说。”

“配合草花流干掉叛军,然后呢?村子中伤残惨重,草忍四部变相地同归于尽,让草花流掌控村子吗?”名超只问了这么一句。

游人却瞬间面露思索,理解了名超提出的是多么大胆的想法。

核心还是集中在那两个字:

草影!

我为何要让草花流减少死伤?

他们没有芳奈母女的治疗,和丘夜横田两个杂碎你死我活不是最有利于我的事吗?原本村内的集权草影绝对轮不到我,现在……

我是不是有机会?

原本草花流独自面对两大部加医疗科研残部只有三成胜率。

芳奈母女不在,增加到五成。

接下来还会有来自鬼灯城的一支援军到来,如果顺利的话……真的有机会让他们两败俱伤!

游人有些心动了。

名超见状,又悄悄地补上最后一句:“现在是您对香磷施恩的最好机会,准备的故事我根本不用再讲了,只要您去救治芳奈,说不定当场就能得到香磷的感谢!

再到尘埃落定,您掌控听话的香磷母女两人,在伤亡惨重的草忍村里到处施恩,岂不是……”

游人的眼睛越来越亮。

说得对啊!

还特么有这种好事?!

他忍不住道:“带我过去!”

“是,大人!”名超微笑。

游人找了个借口离开,独自一人跟随名超来到了路野城。

在进城的一刹那,名超绷起的心终于彻底放了下来,游人对他来说还是难以敌对的强者,但在瞬身止水面前,就是个弟弟!

路野城是名超的安全区!

接下来游人反悔都由不得他!

芳奈六年的身体亏空,咬香磷能直接把香磷抽死,只能慢慢进行调养,游人这名精英上忍级别的医疗忍者是最适合她的疗养医师。

想来游人会尽心尽力的。

权当是为芳奈母女收取一份来自草忍村的利息!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