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酒香肌热盈烛光
书名:妖典长安 作者:百岁宝宝 本章字数:3816字 更新时间:2021/02/27 23:37:32

晨时的光线柔和又动人。

比光线更动人的是一个个年轻又美丽的躯体,布上金色柔光。

被晒成小麦色的脸庞还有些稚气,可臂膀和四肢都是白皙又光洁的,身材秀颀匀称躺在一堆软垫中。这个还有点稚气的少年总是在外面跑,也仅仅只是把脸晒着罢了。

小三最是靠近角落长窗,脸上的光线最是强烈,迷蒙地睁开眼睛。入眼的是窗棱上葡萄藤蔓纹路。觉得有点脱力想睡,小三又闭上了眼睛。

似乎哪里不对劲——自己家里可没有这种葡萄藤纹的装饰呀!

小三猛地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处在一处陌生的房间之内,而身上也是凉飕飕地全都脱光了。

抓起一旁自己的衣服,上面浓重的酒气和香粉味道刺激着神经,小三才想起自己昨夜一直在朝夕与共。

身后稍远的地方传来了一阵鼻息之声,小三几乎僵在了原地,扭回头看的姿势都有些缓慢。

稍远一点的宽敞房间内,一道薄纱纱帘垂下。

最近的是舞姬头领赵鸾鸾,她总是嫌自己上衣紧窄索性全都脱光,一对雪白的胸脯摊开明晃晃得透进纱帘来。赵鸾鸾相对于其它舞姬来说要圆润丰满些尤其怕热,所以总是嫌热地不穿裤子,如今同样撩起长裙摆凉快。

她的长圆白腿上是另一个人的脑袋。发髻间戴着金色的太阳纹饰簪子。朝颜和赵鸾鸾一样一向大胆,扑在软垫上露着光背。

往房间更远的地方看过去,莹洁的娇颜侧脸,修长的腿脚,浑圆的胳膊,擦着鲜艳红蔻丹的纤纤玉手,护佑在侧的乐器下方腰肢上明晰可见的褐色点痣,莎丽圆肩膀后背间莲花状的刺印纹身,胡帽下轻颤扑动的精灵羽睫……

小三这回没有脸红,却自顾自扑着自己隆起的裤子。

只想逃离这个地方,小三连衣服也来不及穿,抱着自己的东西掀开纱帘尽可能悄无声息地走到对面的门口,轻拉门扉出了门。

还很早的时间,朝夕与共大堂里一个人也没有,安静得仿佛不像这个地方。

清晨的朝夕与共舞肆,是小三从来没有见过的。可是小三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去欣赏,因为他发现自己刚才隆起的裤裆并没有清净,反而愈演愈烈,胀胀地难受得很。

好像听到开门的声音,小三一边穿衣服,一边下楼准备悄悄溜走回家去。

刚走到大堂里,就被人从身后拍了一掌。

回头看到是姚果子,小三依旧没有松劲儿,只想快走。

“诶,你怎么样啊?”姚果子一边打哈欠一边问。

小三把鞋子囫囵穿上,根本顾不上:“啊,你说什么?”

姚果子依旧是哈欠连天:“昨天晚上啊?”

小三把外衫抖了抖慌张地披到身上:“昨晚上你没回来么?”

姚果子揉了揉眼睛:“没有啊。不过姐姐们跟我保证会帮忙的,所以你现在还怕姐姐们吗?”

小三似乎是感知到了什么:“你昨夜没回来?那昨天是谁把我拖到长窗下的呢?”

姚果子不知道小三在嘟囔什么:“你在说什么呢,我是问你昨天晚上和姐姐们相处得怎么样?我的方法还好么?”

小三忽的有些恍然:“你说的办法就是用这种方式么?”

姚果子虽然有点搞不懂小三支支吾吾还恍恍惚惚的模样,但依旧简单地回答着:“对呀。”

小三听到对方肯定的回答,仿佛受到重击一般,又慌张又奇怪几乎是跑着赶快逃离了这个地方。

姚果子怎么也喊不回小三,一边摸着脑袋一边奇怪:“难道是我叫姐姐多和小三说说话的办法不好么?怎么这回跑得更快了?”

小三偷偷跑回家里,尽量躲着所有人免得被发现夜不归宿。好巧不巧,仍旧撞到了自家父亲。

“你昨晚上哪里去了?”崔大人站在小三房门口审视着大清早才从外面回来的小三。

小三不敢直视自己的父亲:“额,去找二哥哥了。”

“哦?那你怎么一身酒气和香粉味?衣带也没系好?”崔大人脸蛋圆圆很是温厚,狭长眼尾却看穿一切。

小三赶紧把自己腰带理了理,继续撒谎:“在赵王府和二哥二嫂一起喝酒了。”也许是头一回撒谎太慌张,话不自觉多了些:“父亲大人,你知道的,我一直很喜欢和二哥哥在一块儿。而且二嫂嫂虽然是清和县主但没有架子,人也很好,我们几人常常一起吃酒的。”

崔大人自然是不信:“老二不是不许你喝酒么?”

小三道:“二哥听二嫂的,二嫂说可以喝。”

崔大人摸了摸胡子,笑得开怀:“老二竟然能听县主大人的话,真是太好了。我一见清和县主大人就知道她一定让你二哥哥倾心不已。果然,知子莫若父,小三,你别看你二哥哥浮华总是风流,可是我知道,他就是喜欢县主大人那样干净温柔的女孩子。哈哈哈,还真让我猜对了!”

小三完全不想听自己父亲唠叨,不自觉打起了哈欠。

崔大人看小三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又摆上一副较为严肃的模样:“小三,你总跟着你二哥哥跑,你要学他好的地方,别学他在外面鬼混,也学着找个媳妇儿。你看我们家,现在就只有你二哥哥有个好媳妇儿呢!”

小三完全不想再听下去,只得点头称是。

崔大人心情大好,也不管小三彻夜不归的事情了,摇摇摆摆哼着歌就走了。

小三额头上一层细密的汗,只觉得自己腿脚有些发软,回到房间就倒在了床上。

有好多疑问和奇怪的感觉萦绕在心间,觉得是梦,却又无比真实,回忆逐渐清晰起来——

夜色笼罩的朝夕与共,在歇业以后,只有一间房亮着灯。

舞姬乐人杂坐其间,酒香肌热充盈烛光。

一向内向娇弱的夕颜今日荣光焕发,脱去了常穿的月光色衣衫换上了一身艳丽的红裙摆,目光总是不离那个口齿灵活诸事都能处理得当的姚管事。

总是热心肠地帮着自己,应该是喜欢自己的吧——夕颜这样想着,目光总是追随着姚果子的背影,却被来倒酒的小三挡住了视线,正准备挪一挪,却和小三酒壶相撞了,红裙摆上沾上酒渍也并没有什么,顶多晾一会儿就看不出来了。这时,朝颜和赵鸾鸾却帮忙撺掇姚果子陪着夕颜去换一身衣裳。

夕颜自然高兴,就和姚果子一块儿出了房间。

剩下局促不安的小三不知所措,却发现了角落里同样不知所措躲闪目光的琵琶女。看琵琶女抱紧琵琶轻弹,低着头挡着脸还处在角落阴影里,坐在一片纱帘旁,小三万分理解对方的尴尬,毕竟和自己一样,最近的朋友走了,她的朋友是夕颜随着自己的好友姚果子走了。所以对琵琶女多了一丝感同身受的怜惜,找来一只酒杯倒上酒推到对方脚边便没再多问。

朝颜和赵鸾鸾绝对是这场宴席的主角,笑笑闹闹,甚至起身跳舞助兴,吩咐乐人动情演奏,一气呵成。

小三被赵鸾鸾拉了起来一起跳。可小三红着脸扭捏着不敢乱动,没多久就又缩到边角。

赵鸾鸾见小三还是放不开,干脆不停地给小三倒酒。

可是果酒的确没那么醉人。小三东一口西一口也不过是喝了果子水一般没有醉意,不过着实大胆了些。

朝颜开着玩笑:“崔家的小郎君,你上次喝了酒,就是抱着我不撒手呢!你还记得么?”

小三终于敢说实话:“朝颜姐姐,你和夕颜姐姐上回还骗我用针扎我自己呢,我的手到现在都还没好呢!”

朝颜反而有些挂不住脸面:“胡说,是你自己说要帮我们,自己拿起刺扎自己呢。小郎君你人不大,倒是和来这里喝酒的酒客一样老道了!”

朝颜的话引得大家一阵笑闹。

赵鸾鸾出来为朝颜说话:“小三,你有贼心没贼胆,我作证,你一定是自愿扎自己的,你就是喜欢朝颜和夕颜呢!我今天就看见你一直盯着两位姐姐身上看呢!”

乐器的声音缓慢又柔和,几乎被大家的笑声盖住。

小三忽然有些恼怒:“我就是觉得姐姐们和我应该是不一样的,所以才看的。”

“男人和女人肯定是不一样的。”朝颜笑道:“所以你才会躲着我们,害羞得不敢和我们说话的吧!”

小三忽然有点悲伤地啜泣起来:“我从小就没了母亲,我都记不得母亲长什么样了!”

忽然乐器的声音又清晰起来,因为众人都安静地看着小三,许是感同身受,又许是同情。

不过这种些微的悲伤很快就被赵鸾鸾高扬的声音打破。

众人几乎没管小三了,都自顾自饮酒欢乐。

酒过三巡,夜已至深。

许多乐人舞姬都回去休息了。

房间里没剩几个人,就几个姑娘喝醉了倒在房间地毯上歇息。

小三起身也准备走却被赵鸾鸾给拉了回来。

“怎么了?姐姐?”

赵鸾鸾拉着小三的手,表情却有些悲戚:“曾经我也有一个孩子,生下来没多久就夭折了。小三,别害怕女人,她们也是别人的女儿,妻子或者母亲。她们和男人一样有喜怒哀乐,有愿景有生活。姚果子和我说过,你不过是想得太多,你只不过是太久没有享受过母亲的爱怜罢了。不是所有人都带着恶意的,女人们也是人,不是所有女人都带着恶意的。别怕她们,也许她们也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对你做了一些事情,但是记住不是所有人都有恶意的。”

“如果母亲还在世,会告诉我这些的吧。如果母亲还在世,会好好保护我,不让我被别人嘲笑的吧!”小三恍恍惚惚却泪眼婆娑。

赵鸾鸾道:“孩子,有些事情没法改变,我们能做的是勇敢一点,向着明天迈步。不要再执着于昨天为什么会发生那些不好的事情,向前看,也许会发生许多好的事情。”

小三道:“在我身上,永远没有好事情发生。我不像大哥哥那样一身正气还有官职,也不像二哥哥那样聪明灵活十分优秀,父亲总觉得我不成器。以前我觉得自己比姚果子好,可是现在,夕颜喜欢他,你也喜欢他,大家都喜欢他,没有人愿意喜欢我。”

“谁说没人喜欢你,我就挺喜欢你。”赵鸾鸾解开紧窄衣衫,露出自己雪白柔软的上身身体。在快要燃尽的烛火光影中,那对胸脯丰满而诱人。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